Lily-momo

大概……是个吃杂食的

悄…悄悄临了两位很喜欢的画师的画~哈哈哈内心狂喜

换发型啦,开心~~~~

阿岩


一(1)


        阿岩是个女孩子,有点黑还有些壮,这跟她的生活有很大关系,她是个农民,种玉米的。她有一头很长的头发,大概…长到了膝盖的位置吧,发质很好,乌黑发亮,据说小时候她的妈妈经常用蛋清给她洗头,但是阿岩也不知道这个据说是哪里来的,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爸妈,连这个据说都是通过秀敏知道的。
         秀敏是阿岩十岁那天正式认识的,为什么记得是十岁呢,因为阿岩十岁生日那天亲口对秀敏说:秀敏,阿岩想和你当朋友。这是阿岩酝酿了很久的一句话,从刚刚看到秀敏的那一天,这句话就一直憋在阿岩心里了。阿岩很喜欢秀敏这个名字,她觉得比阿岩好听多了,阿岩其实连秀敏怎么写都不知道,但是就是觉得从秀敏的嘴巴里说出来,真好听啊。
       阿岩选择在生日那天对秀敏说,是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礼物,其实阿岩自己心里也打鼓,万一秀敏没有同意,那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岂不就像旱在地里的玉米一样没有了,阿岩很慌,对她来说玉米很重要。阿岩是在临近黄昏的时候去找的秀敏,这个时候太阳摇摇晃晃的落在了村口大磨盘的后面,玉米的叶子沙沙,是微风吹出的声响,阿岩觉得玉米这个时候肯定很快乐,阿岩喜欢这个时候,她的玉米快乐,她就快乐。
        阿岩是在秀敏经常去的黑河边找到的秀敏,说是黑河,但是其实那里的水很清,河旁大柳树边上是村里的唯一娱乐场所,一个象棋石头,棋盘是村里的刻匠刻上去的,这里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,第二热闹的是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,不过现在这个时间人们都去农忙了,凉快舒爽,干起活来也轻松,不过阿岩今天给自己放了个假。
       秀敏坐在柳树边的石板上,似乎在折什么东西,阿岩跑过去,在草垛后面犹豫了一会,她又在想到底该怎么开口了,她看着秀敏,脑子里不停的转,她觉得秀敏这个时候真好看啊,静静地,好像黄昏的最后的一点阳光都洒在了秀敏身上,汗毛雾着光,连指甲都透亮,阿岩就这么盯着,她还是犹豫了,这个场景在阿岩脑袋里排练了好几遍,真到了这个时候,阿岩还是呆住了,接着,她看到秀敏站起来了,然后头就只是这么一撇,秀敏就看到了阿岩,阿岩吓了一跳,她从草垛后面挪出来,嘴巴像虫子一样蠕动,却一个字也蹦不出来,秀敏向阿岩走过来,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阿岩会在这里,秀敏知道自己多了一条小尾巴很久了,秀敏就这样看着阿岩,似乎在期待什么,阿岩的脸快蒸发了,细密的汗水黏腻在腋下,她觉得连风都在逗她,周围的树啊草啊都在随风而动,可偏偏自己却一点风都感受不到,碎发贴着脖颈,阿岩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像是下定决心一般,‘秀敏!阿岩想…想和你当朋友…’阿岩终于攥紧了拳头大喊,但是声音倒是越来越小,阿岩松了一口气,她就这样低着头,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胆子这么小,难道是之前一直没有朋友的原因吗?可是自己和玉米排练的时候,明明很轻松,阿岩觉得秀敏肯定笑死了。秀敏这个时候确实是笑了,阿岩低着头数秒,直到她看到一只纸折的小狐狸,秀敏的手托着它,阿岩抬起头,她看到秀敏笑了,她发誓那一定是她看到最好看的笑,不多不少刚刚好,但其实秀敏此刻心里想的却是:阿岩吗?名字真好。
       秀敏就这样看着阿岩,“好啊,那你拿着这只狐狸,我们就是朋友了。”阿岩呆呆的,从秀敏的手里接过这个纸折的狐狸,她心里很激动,因为这是她真正意义的生日礼物,阿岩知道秀敏喜欢折纸,阿岩也知道秀敏不会知道自己的生日,但是这真的太巧了不是吗?阿岩收到了自己给自己的第一份生日礼物,也收到了秀敏给自己的生日礼物,阿岩感觉到自己的指尖从秀敏手心划过时那颤抖的雾气,阿岩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秀敏,手里捧着狐狸,然后歪头一笑。阿岩终于有了第一个朋友,还是个男孩。

舒服的午后~🍃🌸

时光忽快忽慢,也就这么过去了,什么都是一样吗?不,好像又不一样,无论如何,各自珍重,拍拍自己的头,告诉自己,未来的路,一定要快乐

三月不练功,一练傻三天😶🤔😘

次寿司~买了一本本子~开熏